案例發布

阜陽律師事務所買賣合同糾紛案例

2020-09-23
瀏覽次數:
返回列表

安徽省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20)皖12民終3419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許某,男,1987年1月3日出生,漢族,住安徽省阜陽市潁泉區。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李某某,男,1980年2月16日出生,漢族,住山東省青州市。

上訴人許某因與被上訴人李某某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安徽省阜陽市潁泉區人民法院(2020)皖1204民初1744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20年8月5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許某上訴請求:撤銷原判,將案件發回重審或改判其不承擔支付李某某93000元的責任,并由李某某承擔一、二審訴訟費。事實與理由:一審判決認定事實錯誤,案涉買賣合同主體非其與李某某,李某某僅是供應電氣設備公司的代理人,不具有收取貨款的權利,李某某非適格的訴訟當事人;李某某辦理的買賣事項并未依約完成,對未履行部分應作價抵充貨款。

李某某辯稱:許某出具的欠條,故許某應付貨款。

李某某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判令許某支付其設備款93000元,并支付逾期付款利息,利息自2018年1月19日起算至欠款實際給付完畢之日止,按年利率6%計算資金占用期間的利息,目前利息暫計算至起訴之日為12710元;2、判令許某承擔案件訴訟費用。

一審法院查明事實:許某多次從李某某處購買設備,經雙方對賬后,許某于2018年1月19日向李某某出具欠條載明:“欠條,今欠李某某設備款人民幣玖萬叁仟元整(¥93000.00),此設備已驗收合格并投入使用,欠款人,許某,2018年1月19日,身份證號碼:3412041987××××××××?!崩钅衬扯啻握业皆S某要求其支付欠款,許某一直未支付。

一審法院認為:許某欠李某某設備款93000元,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李某某要求許某支付設備款的訴訟請求,一審法院予以支持。關于是否應當支付利息問題,因許某、李某某在欠條中沒有約定,應當按照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算,故對李某某要求許某支付利息按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算訴求,一審法院予以支持,但應從李某某主張其權利之日起計算至還清之日止。一審庭審中,許某稱李某某送的電氣設備是在安徽檉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阜陽市黨風廉政教育中心一期工程使用,施工單位是北京金港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李某某應該向北京金港建設股份有限公司索要貨款,因許某未舉證出有關證據予以證明,一審法院不予采信。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八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一、許某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支付給李某某設備款93000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自2020年5月20日起至實際還清全部款項之日止)。如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的,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訴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二、駁回李某某其他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減半收取1207元,由許某負擔。

二審期間,許某為支持其上訴請求,向本院提交(2020)皖1204民初1744號民事判決書、《泵房施工合同》、《配電柜加工施工合同》、《結算清單》、《工作證書》、《工業品買賣合同》、《報價匯總表》、《情況說明》、《對賬清單》各一份,《證明》兩份,證明一審判決認定買賣雙方主體錯誤,《泵房施工合同》應當是北京金港公司和成峰公司之間簽訂,其只是金港公司的代理人;《配電柜加工施工合同》是金港公司與合肥金格公司簽訂,其只是代理人;《工業品買賣合同》是安徽元九水電公司與安徽檉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簽訂。

李某某對上述證據質證意見為:合同是真實的,但是合同是許某與其簽訂的。

根據雙方當事人的舉證質證意見及本案的事實,本院對二審中當事人舉證的證據的認證意見如下:因李某某對許某提交的《泵房施工合同》、《配電柜加工施工合同》的真實性無異議,本院對許某提交的《泵房施工合同》、《配電柜加工施工合同》的真實性予以確認。許某提交的其他證據與本案處理結果不具有關聯性,本院在本案中對上述證據不予評價。

當事人所舉其他證據與一審相同,相對方未提出新的質證意見,本院認證意見與一審一致。本院對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許某、李某某均認可許某于2018年1月19日出具的欠條系基于《泵房施工合同》及《配電柜加工施工合同》產生?!侗梅渴┕ず贤凤@示甲方為北京金港機場建設有限責任公司阜陽市黨風廉政教育中心一期工程項目部、乙方為安徽成峰給排水設備科技有限公司,許某、李某某分別在甲方委托代理人、乙方委托代理人處簽字。本院認為,《泵房施工合同》顯示許某僅為北京金港機場建設有限責任公司阜陽市黨風廉政教育中心**工程項目部的委托代理人,許某雖向李某某出具欠條,但現有證據尚不足以證明許某系《泵房施工合同》的當事人,一審法院判令由許某承擔《泵房施工合同》項下的付款義務不當?!杜潆姽窦庸な┕ず贤凤@示甲方處無蓋章,僅有許某在委托代理人處簽名、乙方為合肥金格供水設備有限公司,李某某在乙方委托代理人處簽字。許某主張其系接受安徽檉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委托簽訂的《配電柜加工施工合同》,但因該合同中未有公司蓋章,許某亦未提供授權委托書等證據予以證明其委托代理人身份,故許某應承擔《配電柜加工施工合同》項下的付款義務。許某二審期間認可“93000元中北京金港欠款45000元,剩下的是檉柳公司欠的”,故本院認定許某應承擔《配電柜加工施工合同》項下的付款義務為48000元。李某某雖系以合肥金格供水設備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的身份在《配電柜加工施工合同》簽字,但因案涉欠條系許某向李某某出具,故李某某對《配電柜加工施工合同》項下的款項享有權益。

綜上所述,許某的上訴理由部分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一審判決不當之處,本院予以變更。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安徽省阜陽市潁泉區人民法院(2020)皖1204民初1744號民事判決;

二、許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支付李某某設備款48000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自2020年5月20日起至實際還清全部款項之日止);

三、駁回李某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的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的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一審案件受理費1207元,由許某負擔。二審案件受理費2125元,由許某負擔1084元,由李某某負擔1041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劉丹丹

審判員: 馬 林

審判員: 劉 媛

二〇二〇年九月十一日

書記員: 高 雅


搜索

江苏时时彩诈骗案 极速快乐十分的规律 福建快三22号遗漏表 河南快三和值遗漏 世界女子网球冠军 河北快三怎么看跨度 快3开奖助手安装 北京快三多少期结束 家野全年固定公式规律 内蒙古快三360遗漏 mg真人注册 高频彩票2021年下市 英雄联盟lol掉帧卡顿的解决方法,只需优化这4步 福建快三25号是多少 黑龙江22选5振幅图 浙江快乐彩30天走势图 新疆25选7开奖池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