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發布

阜陽律師事務所代理工地受傷賠償糾紛案

2020-09-10
瀏覽次數:
返回列表

安徽省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20)皖12民終3571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安徽天筑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阜陽市開發區京九辦事處淮河路**,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3412007049747864。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程某某,男,1958年11月2日出生,漢族,住安徽省潁上縣。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潁上縣慎城鎮人民政府,住,住所地安徽省阜陽市潁上縣管仲大道**一社會信用代碼1134122600318276X6。

 

上訴人安徽天筑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安徽天筑建設公司)因與被上訴人程某某、潁上縣慎城鎮人民政府健康權糾紛一案,不服安徽省潁上縣人民法院(2020)皖1226民初3166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20年8月12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安徽天筑建設公司上訴請求:1、撤銷一審判決,改判其公司不承擔責任或發回重審;2、一審和二審訴訟費由程某某、潁上縣慎城鎮人民政府負擔。事實和理由:1、一審判決其公司賠償程某某87760.96元事實不清。其公司并非賠償義務人。其公司承建的順河商業廣場工程已于2015年年底竣工驗收,并依約交付給潁上縣慎城鎮人民政府,由該鎮政府進行下一道工程施工工序。2、一審認定其公司承擔45%的責任錯誤。程某某系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擅自進入施工工地,未盡到安全注意義務,應自行承擔全部責任。3、一審認定程某某的損失存在錯誤。程某某提交的1754.2元交通費發票中有多個2015年及2016年12月前的發票,與程某某2016年12月29日的受傷時間相矛盾。精神撫慰金過高。

程某某辯稱:一審責任劃分有誤。其進入事故現場經看管人員許可,并非擅自進入。交通費是一審酌定;其受傷構成九級、十級傷殘各一處,精神撫慰金符合法律規定。

潁上縣慎城鎮人民政府辯稱:事故發生時,尚未完工。事發兩年后的2018年,程某某才到其處反映工地受傷的情況,并請求與施工方調解賠償事宜,但未能達成一致意見。程某某受傷時,工地并未交付驗收,至今也未驗收。

程某某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判決安徽天筑建設公司、潁上縣慎城鎮人民政府賠償其各項損失224004.36元;2、安徽天筑建設公司、潁上縣慎城鎮人民政府承擔案件受理費。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潁上縣慎城鎮人民政府通過招投標的形式,將慎城鎮順河路商業廣場工程發包給有相應資質的安徽天筑建設公司建設施工。2016年12月29日程某某到老稅務局(慎城鎮順河路商業廣場工程)查看安置房建設情況,不慎跌入電梯井內受傷。程某某住院治療25天,出院后于2017年6月7日經安徽天衡司法鑒定所鑒定,構成一個八級、一個十級傷殘,并對“三期”后續治療作出鑒定意見。2019年10月程某某提起訴訟,安徽天筑建設公司對鑒定意見不服,申請重新鑒定,潁上縣法院委托安徽正宇司法鑒定所重新鑒定。重新鑒定改變了原鑒定意見,認為:程某某構成一個九級、一個十級傷殘,“三期”分別為150日、60日、60日,沒有鑒定后續治療費。程某某于2020年4月撤回訴訟。2020年6月1日再次起訴。要求安徽天筑建設公司、潁上縣慎城鎮人民政府賠償醫療費2841.16元、殘疾賠償金157668元,護理費9261元、營養費3750元、住院伙食補助費1250元、鑒定費2400元、交通費1754.2元、住宿費80元、精神撫慰金3萬元、后續治療費15000元,合計224004.36元。

一審法院認為:公民的生命、健康權依法應受保護。爭議的焦點為:1、安徽天筑建設公司是否為適格主體;2、在此事故中,各方的責任劃分問題;3、程某某經濟損失的數額。關于安徽天筑建設公司是否為適格主體問題,事故現場為慎城鎮順河路商業廣場施工工程現場。該工程系潁上縣慎城鎮人民政府發包給安徽天筑建設公司施工建設,安徽天筑建設公司沒有提交工程竣工、驗收、交付的證據。況且安徽天筑建設公司在程某某上次起訴時也沒有提出主體資格問題。因此對安徽天筑建設公司不是適格主體的辯稱,不予采信。關于責任劃分的問題。潁上縣慎城鎮人民政府將慎城鎮順河路商業廣場工程,通過招投標的形式發包給安徽天筑建設公司施工建設。安徽天筑建設公司有相應的施工資質、有獨立承擔民事責任的資格。發包方潁上縣慎城鎮人民政府無過錯,不應承擔賠償責任。安徽天筑建設公司未盡到安全生產管理義務,管理不到位,讓程某某擅自進入施工現場,在存在安全隱患的電梯井口未采取有效的安全防范措施。造成程某某不慎跌入電梯井內受傷,安徽天筑建設公司存在一定過錯,應對程某某的損失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程某某身為成年人,具有完全行為能力,其擅自進入建筑施工工地,沒有盡到安全注意義務,不慎跌入電梯井內,是造成此次損害結果直接原因,其主觀存較大過錯,依法應減輕其他相關責任人的賠償責任。酌定各方責任為,程某某自身承擔55%的責任,安徽天筑建設公司承擔45%的責任,潁上縣慎城鎮人民政府無責任。關于損失數額問題。因二次鑒定結論不同,采信第二次法院委托安徽正宇司法鑒定所鑒定意見為確定賠償范圍的依據。即傷殘等級為一個九級、一個十級,誤工期、護理期、營養期應為傷后150日、60日、60日,后續治療費不予支持。1、醫療費2841.16元,有醫療費發票,予以認定。2、殘疾賠償金157668元[37540元×20年×(20%+1%)],予以認定。3、護理費7408.77元(45070元/年÷365天×60天),4、營養費1800元(30元/天×60天),5、住院伙食補助費1250元(50元/天×25天),6、交通費1754.2元,7、住宿費80元,8、程某某要求精神撫慰金3萬元,考慮到程某某的傷殘等級以及其自身存在較大過錯,酌定支持1萬元精神撫慰金,單獨計算,9、鑒定費,由于第二次鑒定改變了第一次鑒定意見,對第一次鑒定費2400元不予支持。綜上,程某某的損失合計為172802.13元+10000元。程某某自身承擔95041.17元(172802.13×55%元);安徽天筑建設公司承擔45%的責任,即(172802.13元×45%)=77760.96元+10000元,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條、第十五條一款(六)項、第二十二條、第二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九十八條,第一百零六條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條,第一百三十一條的規定判決:一、安徽天筑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賠償程某某各項經濟損失,合計87760.96元。二、駁回程某某的其他訴訟請求。案件的受理費1420元,減半收取710元,程某某承擔360元,安徽天筑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負擔350元。

二審中,程某某向本院提交三組書面證據,證據一、程某某的身份證,證明其訴訟主體資格。證據二、因工負傷勞動能力鑒定書、工傷認定申請受理決定書、關于程某某受傷的情況說明,證明其是受單位指派了解拆遷戶的安置問題,查看樓房是否建好,經施工人員許可進入施工現場。證據三、醫院出具的證明和潁上縣120急救中心報警登記、派工單、書面證言,證明李勝仁在事發現場,并用手機撥打急救電話,其并非擅自闖入,經李勝仁和老田許可,現場無警示標志。程某某另申請李勝仁出庭作證,證明李勝仁自己在現場干零活,一個叫老田的讓程某某進入工地,后程某某摔入電梯井,李勝仁用手機撥打急救電話。安徽天筑建設公司的經理范金峰、老田、醫護人員及李勝仁共同把程某某從電梯井抬上來。

安徽天筑建設公司質證稱:對證據一無異議。對證據二的真實性無異議,但單位出具的證明無負責人簽字;工傷認定的材料與本案無關聯性。該情況說明內容與一審中的接警記錄和公安部門情況說明中記載的程某某獨自到工地查看自己應分配的房屋時摔傷相矛盾。證據三中的醫院出具的證明和潁上縣120急救中心報警登記無負責人簽字,不具有合法性,與本案也無關聯性。證人陳述不識字,書面證言并未念給證人聽;證人不清楚事發時間,陳述不具有客觀性。

潁上縣慎城鎮人民政府質證稱:對證據無異議,證人陳述屬實。

其他當事人未提交新證據。

本院對程某某提交的證據認定如下:證據一能證明程某某的身份情況。證據二中的因工負傷勞動能力鑒定書、工傷認定申請受理決定書僅能證明勞動部門對程某某受傷情況進行勞動能力認定的事實;《關于程某某受傷的情況說明》無負責人簽字,且其中程某某與張強一起因工作安排到案涉工地現場查看的內容與一審中的接警記錄記載的及李勝仁當庭陳述程某某一人到工地的事實相矛盾,故本院對該情況說明不予認定。證據三中的醫院出具的證明和潁上縣120急救中心報警登記僅能證明程某某受傷送醫的事實;派工單未載明所派人員姓名,且派工統計時間為2016年9月11日,而事發時間為2016年12月29日,故對該證據不予認定。書面證言系程某某制作完成,出具人李勝仁簽字時并不清楚內容,本院對該書面證言不予認定。李勝仁當庭陳述能證明程某某一人前往工地摔傷的事實。

本院對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當事人對自己的訴訟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安徽天筑建設公司稱案涉工地已于2015年底竣工驗收,并交付給了潁上縣慎城鎮人民政府,但該公司并未提交相應證據予以證實,且潁上縣慎城鎮人民政府稱案涉工程至今也未驗收,故本院對安徽建筑建設公司的該項上訴理由不予采信。安徽天筑建設公司另上稱一審判決其公司對程某某的損失承擔45%的賠償責任不當,案涉工地由安徽天筑建設公司管理,應禁止無關人員進入,而程某某進入該工地摔傷印證了該公司未盡到審慎的管理義務,一審法院根據查明的事實酌定安徽天筑建設公司承擔45%的賠償責任并無不當,故本院對安徽天筑建設公司的該項上訴理由不予支持。安徽天筑建設公司還上訴稱一審判決程某某交通費1754.2元不當,根據程某某的病歷其僅在潁上縣人民醫院住院治療,而交通費是針對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護人員因就醫實際發生的費用,程某某在一審提交的費用發票涉及多地,無病歷印證,不能證明系因就醫開支,故本院根據程某某病歷記載的治療、護理情況及住院天數,酌定按每天10元計算,即交通費應為250元(10元/天×25天)。程某某因傷構成九級傷殘和十級傷殘各一處,一審法院根據雙方過錯情況及當地的經濟發展水平,酌定支持精神撫慰金1萬元并無不當,且因已經考慮過程某某的過錯程度,故理應單獨計算。對于程某某的其他損失,一審計算并無不當。因此,程某某的合理損失應為171297.93元(不包括精神撫慰金)。故安徽天筑建設公司應賠償程某某的數額為87084.07元(171297.93元×45%+10000元)。

綜上,安徽天筑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的部分上訴請求成立。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安徽省潁上縣人民法院(2020)皖1226民初3166號民事判決;

二、安徽天筑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給付程某某賠償款87084.07元;

三、駁回程某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一審案件受理費減半收取1420元,由程某某負擔440元,安徽天筑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負擔980元。二審案件受理費1420元,由程某某負擔50元,安徽天筑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負擔1370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葉茂林

審判員: 邵靜怡

審判員: 黃發全

二〇二〇年九月七日

法官助理: 李秋霄

書記員: 宋振華


搜索

江苏时时彩诈骗案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结果 lmg视讯是哪国的 ag视讯技巧打法 北京快三开奖走势图 河南快三预测软件 江西快三专家预测推荐 新快3基本走势图 吉林快3和值除三走势 六合彩里的天机一句话 复古两码中特 bbin宝盈官网大全 bg视讯如何套利 ab视讯官方-首页 重庆时时彩app下载官方 亿客隆彩票app 6场半全场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