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發布

阜陽民事律師代理裝修合同糾紛案

2020-09-10
瀏覽次數:
返回列表

安徽省阜陽市潁州區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20)皖1202民初6342號

原告(反訴被告):朱某,女,1987年5月22日出生,漢族,住安徽省阜陽市潁州區。

被告(反訴原告):安徽格領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阜陽市潁州區清河辦事處潁州南路**御景城小區**商鋪樓**,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341200MA2RGEAUXE。

原告朱某訴被告安徽格領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裝飾裝修合同糾紛一案,于2020年7月14日向本院起訴,被告在法定期限內提出反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審判員張藝適用簡易程序于2020年8月18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朱某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王軍、李劍、被告安徽格領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張夢翔均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朱某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請求判令被告履行合同義務,與原告交接福和家園15#603、1203、1303室三套住房的裝修合格驗收手續,填寫驗收單;2、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延期違約金69000元(延期違約金計算至2020年4月1日,剩余逾期違約金計算至房屋實際驗收之日);3、由被告承擔訴訟費。事實與理由:2018年12月14日,原告為裝修房屋與被告簽訂兩份裝飾裝修工程施工合同,雙方約定由被告負責原告位于福和家園15#603、1203、1303三套住房的裝修工程。其中603號住房約定驗收交房日期為2019年3月14日,1203號、1303號住房約定驗收交房日期為2019年3月31日。合同簽訂后,原告積極履行約定義務,按時足額交納相應工程款,而被告卻怠于履行相應的義務,經原告多次與被告溝通,裝修工程進度仍一拖再拖,至今三套住房仍未通知原告驗收,嚴重影響了原告對三套住房的居住使用,給原告造成了嚴重的損失。合同第十一條第六款載明:由于施工方原因致使工期延誤的,由施工方按日1‰支付延期違約金。原告認為被告應積極履行合同義務,并按合同約定支付因拖延施工產生的延期違約金。

被告安徽格領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辯稱:原告訴稱被告未履行合同義務,三套住房裝修工程至今未通知原告驗收,與事實不符。2019年5月20日,原告交付了603室、1303室的裝修尾款。依據雙方合同約定,驗收合格三日內交付裝修尾款,由此可以看出上述兩套房屋在該時間段已經原告驗收合格。2019年6月1日,被告項目負責人在微信群內通知可以保潔,證明1203室已經裝修完畢保潔后即可交付。原告訴稱三套住房裝修工期延期,并以此主張違約金與事實不符。房屋在裝修的過程中存在原告私自與被告方項目經理商定調整603、1203室裝修標準以及變更增減工程項目的情況。原告未按照合同約定的方式變更、增減工程量,已經違約,應承擔合同執行的最終結果。工程增項部分的工期不應計入合同約定工期,應順延14天。雙方合同約定如因原告方原因導致裝修工期停滯,不計算在合同約定的施工工期內。603室、1303室兩套住房因原告方的原因工期停滯24天,工期應予順延。在1203室裝修完畢之后,被告只是幫助原告處理后期的維修問題,不能計算在工期之內。

被告對原告提出反訴請求:1、判令原告支付被告首期工程款、二次工程款、三次工程款延期付款違約金及因原告的原因導致的誤工違約金累計66000元(分段計算超過合同總價220000元的30%,按照合同總價30%主張違約金);2、判令原告支付被告三套房屋的首期裝修工程款3000元、1203室的裝修工程尾款6000元,合計9000元;3、反訴費由原告承擔。事實與理由:原、被告在履行合同過程中,原告多次違約應承擔違約責任。1、合同約定原告應支付首期裝修款130000元的時間為2018年12月14日,原告僅支付127000元,剩余3000元至今未予支付。按照合同逾期付款每日承擔合同總價款1‰違約金的約定,原告應支付被告違約金132660元。2、原告第二次支付工程款的時間應為2019年3月27日,原告實際支付時間為2019年4月3日,延期6天,應承擔違約金1320元。3、原告第三次應支付11000元工程款,支付時間應為2019年5月20日。原告至今拖欠6000元尾款未付,應承擔違約金55440元。4、因原告的原因導致誤工24天,按照合同約定,原告應支付違約金5280元。

原告對被告的反訴答辯稱:原告足額支付了首期款132000元,另外3000元是在被告項目負責人到原告處量房子時直接支付的現金,被告未出具手續,結合原告2019年10月20日在被告公司處維權的現場錄音,現場負責人董鳳濤明確認可原告除1203室6000元尾款外,其它款項均已支付完畢。被告舉證的2019年4月3日微信視頻語音證明“12號樓可以進油漆工了”,恰恰證明了原告按時支付了被告第二期裝修工程款的事實。被告并未提供任何證據能夠證明2019年3月27日是雙方合同約定的第二期裝修工程款的支付時間。截止到目前為止,被告仍然未與原告簽訂工程驗收單,依據合同約定第三次工程款應在驗收合格三日內支付,因工程至今未驗收,故原告不應當支付被告尾款6000元。被告反訴請求不能成立,請求依法駁回被告對原告的各項反訴請求。

本案經審理認定事實如下:2018年12月12日,原、被告簽訂裝修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約定由被告裝修原告位于福和家園603室房屋一套,工程期限90天,開工日期2018年12月14日,合同工程預算造價為12萬元(精裝標準)。2018年12月14日,雙方再次簽訂了裝修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約定由被告裝修原告位于福和家園1203、1303室房屋,工程期限90天,開工日期2018年12月14日,竣工日期2019年3月31日,合同工程預算造價為10萬元(簡裝標準)。兩份合同均為被告提供的格式合同,合同中對于原告支付工程款的節點均約定為:“開工前三日內付工程合同造價的60%;木工收口,油漆工進場前付合同造價的35%;驗收合格三日內付合同造價的5%?!标P于工程的驗收和保修合同約定為:“乙方應提前兩天通知甲方進行相關的驗收,甲方收到乙方竣工驗收通知后,應配合乙方在兩日內完成驗收,甲方未提出異議則視為工程驗收合格,雙方填寫驗收單。如甲方未經驗收擅自施工自屬工程或入住的則視為甲方認可工程合格?!标P于違約責任約定“由于乙方原因,工程質量達不到雙方約定的質量標準,乙方負責維修、重做、并承擔返工費用。由于乙方原因致使工期延誤,每延誤一天,乙方向甲方支付1‰延期違約金?!鄙鲜龊贤炗喓?,因物業未送電,被告等到2018年12月16日開始進場施工。對于合同約定的首期裝修工程款,原告分別于2018年12月8日交付給被告2000元、2018年12月12日交付給被告3000元、2018年12月14日交付給被告127000元,以上合計132000元,原告已經按照合同約定的時間足額向被告進行了交付。2018年12月21日,原告經過與被告項目負責人王偉協商,增加了三套房屋的部分施工量,增加工程款6000元,并簽署了書面的變更單,但變更單上并未注明工期順延天數。對此,被告主張應順延工期14天。就增加的工程款,原告已于2019年4月2日通過銀行轉賬方式支付給了被告的項目負責人王偉。2019年3月9日,雙方協商將1203室改為精裝標準,將603室改為簡裝標準。2019年4月3日,微信群內被告的項目負責人發語音稱“12樓可以進油漆工了、6樓和13樓的油漆工可以抓緊時間干了”。原告于2019年4月2日、3日向被告交納了第二期的裝修工程款77000元。2019年5月20日,原告向被告交納了603室、1303室的工程尾款5000元。原告認可在其向被告交納該筆尾款時,603室、1303室的裝修工程已經施工完畢,但存在需要整改的細節問題,并認可其于2019年6月已經入住603室。2019年6月1日,被告在微信群里通知可以保潔了,雙方共同認可通知的是1203室房屋可以保潔了,由此可以反映出1203室裝修完工的時間是在2019年6月1日。由于裝修工程存在需要整改的細節性問題,雙方至今未填寫三套房屋的工程驗收單。原告至今未向被告支付1203室的裝修尾款6000元。三套房屋裝修完畢后,被告就撤離了施工現場,房屋由原告實際控制。原告自裝修開始至裝修完工,一直持有房屋的主鑰匙,并不需要被告向其交付房屋鑰匙。另查明,被告在施工期間,因原告方的原因導致工期延后24天,具體包括:1、在雙方約定的開工時間物業未送電,導致延期開工2天;2、等待1203室原告安裝房屋窗戶后噴漆,耽誤工期5天;3、等待1203室整改陽臺窗戶,耽誤工期3天;3、因原告增加、變更施工量,導致工期需延長14天。(工程變更、增加了工程量,雙方均予以認可,原告未對增加、變更工程量需要的工期進行舉證,應以被告認可的工期為準)。2019年1月10日至2019年3月9日期間,裝修工程處于停工狀態。對于該時間段工程停工的原因雙方各執一詞。原告稱是因為被告春節給工人放假,一直未施工。被告稱是因為天氣太冷,無法施工貼磚的工序所導致,并主張是與原告口頭約定停工的。原告對被告所稱的上述事實,并不予以認可。鑒于雙方簽訂的合同明確約定了裝修工程的竣工時間,且被告對約定的施工工期在冬季是明知的,故被告以天氣寒冷不能施工貼磚工序為由,在該時間段內停止施工,由此造成的工期延后的后果,在被告無證據證明是與原告協商一致停工的情況下,應由被告自行承擔。該時間段應計算在合同約定的工期內。結合雙方簽訂的合同約定的施工工期、竣工日期及更換603室為簡裝標準,1203室為精裝標準、因原告方的原因導致的工期延后等情況,603室、1303室被告應在2019年4月7日(自2019年3月14日向后延期24天)前完工;1203室被告應在2019年4月24日(自2019年3月31日向后延期24天)前完工。結合被告對第三套房屋的實際完工時間,603室、1303室房屋被告延期完工43天,1203室房屋被告延期完工38天。

本院認為:雙方簽訂的裝修工程施工合同約定的工期,是指被告裝修施工完畢、交付驗收的時間點。裝修合同約定,驗收應由雙方填寫書面的驗收單,但雙方在被告完工后對此均未實際履行。原告一直持有房屋的鑰匙,被告在施工完畢后就撤離了施工現場,其后三套房屋均在原告的實際控制之下。后期被告的維修,也需要原告配合才能進入房屋內施工。故被告交付房屋的時間,應以被告實際裝修完工的時間為準。原告以未填寫書面工程驗收單主張房屋未經驗收、未予交付,與其已經交付了603室、1303室裝修尾款及當時兩套房屋已經裝修完畢、原告已于2019年6月份入住603室的客觀實際嚴重不符,原告的該項主張不能成立。原告以合同第11.6條主張要求被告承擔工期延誤的違約金,工期延遲的天數應以被告實際完工時間計算。對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延誤工期的違約金的訴訟請求,本院僅予以部分支持。雙方在交接房屋時,均未按照合同約定填寫工程驗收單?,F三套房屋早已經交接完畢,均在原告的控制之下,被告只需按照合同約定對三套房屋履行保修義務即可。原告要求被告現在與其交接房屋的裝修合格驗收手續,填寫書面工程驗收單已無必要。對原告的該項訴訟請求,本院不再予以支持。

被告反訴主張原告拖欠第一期工程款3000元,與事實不符,原告已經足額支付了第一期裝修工程款。被告主張原告延期支付第二期工程款,未向本院舉出證據予以證明,本院不予采信。原告僅余1203室的裝修尾款6000元,未向被告進行支付,是因為被告存在違約行為在先,且裝修工程還存在需要維修的客觀情況。原告拒絕支付余下的工程尾款6000元,是其行使合同抗辯權的行為。被告以此主張原告違約并要求原告支付違約金的抗辯理由,依法不能成立。被告主張因原告方的原因導致誤工24天,未對誤工事實以及誤工損失舉證證明,且因原告方原因導致工期延誤的24天時間,已經在工期中予以順延。被告要求原告承擔誤工違約金無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零九條、第一百一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安徽格領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支付原告朱某延工期延期違約金17820元,于本判決生效后五日內一次性支付完畢;

二、原告朱某支付被告安徽格領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1203室裝修工程尾款6000元,于本判決生效后五日內一次性支付完畢;

三、駁回原告朱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四、駁回被告安徽格領建筑裝飾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他反訴請求。

案件受理費減半收取763元,由原告負擔565元,由被告負擔198元;反訴費838元,由被告負擔738元,由原告負擔100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安徽省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員: 張 藝

二〇二〇年九月七日

書記員: 陳祥宇


搜索

江苏时时彩诈骗案 香港极速快3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10分破解如何计算器 真人电子大全 新疆25选7的开奖号码是多少钱 浙江20选5走势风釆 MG水果大战-官方版APP下载 澳洲幸运5总和大小单双 河内5分彩后三胆码技巧 湖北30选5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深圳风采怎么中奖规则 新疆18选7100走势圈 浙江11选5微信群 广西快乐十分直播开奖 山东11选5一定牛推荐 高频彩票2020年12月份取消 北京pk10去一尾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