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發布

刑事律師辯護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一案

2020-09-09
瀏覽次數:
返回列表

安徽省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決 書

(2019)皖16刑初27號

公訴機關安徽省亳州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楊某某,男,漢族,1974年12月14日出生于江蘇省姜堰市,初中文化,亳州市地風升貿易有限公司、亳州市葦圣貿易有限公司實際經營人,住江蘇省姜堰市。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6年7月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9日被逮捕?,F羈押于亳州市看守所。

安徽省亳州市人民檢察院以亳檢刑訴(2017)15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楊某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一案,于2017年5月18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于2017年8月16日作出(2017)皖16刑初17號刑事判決。楊某某不服,提出上訴。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1日作出(2017)皖刑終247號刑事裁定,撤銷原判,發回本院重新審判。本院于2018年12月24日作出(2018)皖16刑初1號刑事判決。楊某某不服,提出上訴。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9月4日作出(2019)皖刑終178號刑事裁定,撤銷原判,發回本院重新審判。本院依法另行組成合議庭,于2020年6月5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安徽省亳州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李磊、杜明威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楊某某及其辯護人孫濤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安徽省亳州市人民檢察院指控:

2015年7月至10月間,被告人楊某某在沒有實物交易的情況下,以其實際經營的亳州市地風升貿易有限公司、亳州市葦圣貿易有限公司的名義,向上海佳璽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淄博龍誠化工銷售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開具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1100余份,價稅合計13000余萬元,其中稅額合計1900余萬元,從中收取提成100余萬元。在為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同時,楊某某為掩飾無實際貨物交易的事實,采取支付給對方好處費的方式,分別讓渦陽縣凱利達運輸有限公司、渦陽好運汽車運輸有限公司、利辛縣康泰汽車運輸有限公司為地風升公司、葦圣公司開具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12份,價稅合計97.58余萬元,其中稅款合計9.67余萬元,此12份發票已抵扣稅款。

據此認為,被告人楊某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數額巨大,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的規定,應當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楊某某辯解稱上下游公司之間存在真實交易,其不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應構成逃稅罪。辯護人除提出相同的辯護意見外,還提出楊某某主觀上沒有騙取國家增值稅稅款的故意,客觀上沒有造成國家稅款的損失,其向上海天勤、江蘇艾卡等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不構成犯罪;楊某某具有坦白情節,請求從輕處罰。

經審理查明:

2015年5、6月份,被告人楊某某使用嚴某和劉園的身份信息分別注冊成立了亳州市葦圣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葦圣公司)和亳州市地風升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地風升公司)并實際經營。2015年7月至10月間,該兩公司在未實際經營瀝青、燃料油的情況下,采取虛構貨物交易、變更貨物品名的方式,從上游企業山東龍勤化工公司(以下簡稱龍勤化工公司)、江蘇艾卡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艾卡公司)、泰州申同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申同公司)、泰州市龍勤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勤物流公司)、泰州凱世通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凱世通公司)、大連海益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益公司)等公司獲取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向下游企業上海佳璽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佳璽公司)、上海天勤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勤公司)、淄博龍誠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誠公司)、泰州中吉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吉公司)等公司開具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從中牟取利益。楊某某實際控制的葦圣公司和地風升公司為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合計826份,價稅合計10829.830142萬元,虛開稅款合計1573.5650599萬元,致使消費稅偷逃4223.1248724萬元,從中獲利117.628499萬元。具體犯罪事實如下:

1、2015年9月29日,佳璽公司四次共轉款1015.43984萬元至地風升公司賬戶,地風升公司扣除15.43743萬元至朱某賬戶后(該賬戶為楊某某使用),余款1000.00241萬元通過龍勤化工公司轉入淄博臨潤公司,淄博臨潤公司于同日將1015萬元轉回至佳璽石化公司,存在資金回流情況。地風升公司取得龍勤化工公司虛開的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86份,價稅合計1000.00241萬元。佳璽公司取得地風升公司虛開的3430.54噸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87份,價稅合計1015.43984萬元,存在變票情況。佳璽公司取得地風升公司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網上認證。經核算,上述變票行為致使消費稅偷逃417.839772萬元,楊某某從中獲利15.43743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實:

(1)銀行交易單載明:2015年9月29日,佳璽公司四次分別轉款300萬元、210萬元、280萬元、225.43984萬元,合計1015.43984萬元至地風升公司賬戶。

2015年9月29日,地風升公司四次分別轉款300萬元、210萬元、280萬元、210.00241萬元,合計1000.00241萬元至龍勤公司賬戶。

2015年9月30日,地風升公司三次分別轉款5.437萬元、5萬元、5萬元,合計15.437萬元至朱華明6217001310000415485賬戶。

2015年9月30日,朱華明妻子朱小進賬戶轉入嚴某賬戶14.3954萬元。

2015年9月29日,淄博臨潤公司四次分別轉款350萬元、160萬元、280萬元、225萬元,合計1015萬元至上海佳璽石化公司。

(2)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載明:2015年9月21日,龍勤化工公司給地風升公司開具石油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86份(稅號00197132-00197217),價稅合計1000.00241萬元。

(3)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載明:2015年9月23日,地風升公司給佳璽公司開具3430.54噸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87份(稅號01392361-01392397,01390951-01390975,02662080-02662104),價稅合計1015.43984萬元。

(4)購銷合同載明:賣方龍勤公司與買方地風升公司于2015年9月15日簽訂的3450噸瀝青買賣合同。

(5)增值稅專用發票認證發票查詢載明:佳璽公司增值稅專用發票網上認證情況。

(6)證人齊某1的證言:其系龍勤化工公司法人代表和實際經營人,也是龍誠化工公司的實際經營人。樂江文從其和地風升公司之間的交易中進行資金和貨物的流轉,其和樂江文、地風升公司之間沒有真實的交易。樂江文到其公司,其將付某1的卡交給他來流轉,轉款的對方都是樂江文聯系,錢是其的,其只是為朋友幫忙。

(8)證人朱某的證言:楊某某曾用其的名字買了汽車,并將15萬余元匯入其卡內,讓其將該款再匯入嚴某的卡內。

2、2015年10月28日,淄博臨潤公司和付某1賬戶(該賬戶為楊某某使用)共四次轉入淄博龍誠公司賬戶241.55681萬元,淄博龍誠公司賬戶轉入地風升公司賬戶242萬元,地風升公司扣除2.91萬轉至貴浩雞賬戶(該賬戶為楊某某使用)后,轉入龍勤物流公司238.71632萬元,該公司于同日匯入付某1賬戶242萬元,存在資金回流情況。地風升公司取得龍勤物流公司虛開的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21份,價稅合計238.71632萬元,其中稅額34.685282萬元,淄博龍誠公司取得地風升公司虛開的631.22噸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價稅合計241.55681萬元,其中稅額35.097992萬元,存在變票情況。淄博龍誠公司取得地風升公司虛開的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均已網上認證。經核算,上述變票行為致使消費稅偷逃76.882596萬元,楊某某從中獲利3.28368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實:

(1)購銷合同載明:賣方地風升公司和買方淄博龍誠公司于2015年10月15日、16日簽訂的燃料油買賣合同;賣方泰州龍勤物流公司和買方地風升公司于2015年9月17日、18日簽訂的瀝青買賣合同。

(2)龍勤物流公司情況說明載明:該公司2015年10月銷售給地風升公司改性瀝青一批,銷售金額204.031038萬元。

(3)銀行交易明細載明:2015年10月28日,淄博龍誠公司四次轉入付洪波賬戶共計242萬元。

2015年10月28日,龍誠公司四次轉入地風升公司242萬元,同日,地風升公司四次轉入龍勤物流公司238.71632萬元,轉入浩貴雞賬戶2.91萬元。

(4)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載明:2015年10月21日、22日,地風升公司給龍誠化工公司開具631.22噸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稅號01429347-01429356,01392449-01392460),金額合計241.55681萬元,稅額35.097992萬元。

(5)企業網上認證結果清單(認證相符)載明:淄博龍誠化工公司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稅號01429347-01429356,01392449-01392460)均已網上認證。

(6)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載明:2015年9月22日、24日,龍勤物流公司給地風升公司開具改性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21份(稅號02939309-02939310,02403540-02403558),價稅合計238.71632萬元,稅款合計34.685282萬元。

(7)證人王某的證言及情況說明:其是龍勤物流公司的法人代表和實際經營人。其公司和地風升公司之間沒有真實的業務往來,其給地風升公司開進稅項發票是齊某1介紹的,楊某某將信息傳真到其公司,其按照楊某某的指示給地風升公司開具約238.7萬元的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并郵寄到亳州。購銷合同顯示的運輸方式汽運是虛假的,實際沒有運輸業務。

(8)證人齊某2的證言:其是龍誠化工公司現場管理人員,該公司早期法人叫齊學勤,妻子叫付某1,該公司主要經營燃料油和瀝青,只做存儲,是貿易公司。齊某1是龍勤化工公司法人代表。

(9)證人付某1、付某2的證言:付某1將銀行卡交給了弟弟付士林,付士林怎么用的卡,付某1不知情。付某2證實該卡被其交給齊某1使用,齊某1是龍勤化工公司的法人和實際經營人,其只負責分紅。

(10)證人浩貴雞的證言:楊某某自己不能辦卡,就讓其辦了一張銀行卡交給他,其不知道楊某某具體怎么用的。

3、2015年10月29日,中吉公司分別轉入地風升公司和葦圣公司3498萬元和3816萬元,地風升公司和葦圣公司同日轉入凱世通公司賬戶7245萬元,同日凱世通公司分兩次將7325.5萬元又匯入中吉公司,存在資金回流情況。地風升公司和葦圣公司分別取得凱世通公司虛開的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30份(價稅3465萬元)和33份(價稅3779.99998萬元)。中吉公司分別取得地風升公司虛開的11000噸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298份(價稅3498萬元)、葦圣公司虛開的12000噸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237份(價稅3816萬元),存在變票情況。中吉公司取得的開票日期為2015年10月27日、28日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均已認證抵扣。經核算,上述變票行為致使消費稅偷逃2801.4萬元,楊某某從中獲利69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實:

(1)銀行交易單載明:2015年10月29日,中吉公司轉出3816萬元至葦圣公司賬戶。同日,葦圣公司轉出3780萬元至凱世通公司賬戶。

2015年10月29日,中吉公司轉出3498萬元至地風升公司賬戶。同日,地風升公司轉出3465萬元至凱世通公司賬戶。

2015年10月29日,凱世通公司兩次共計轉出7325.5萬元至中吉公司。

(2)情況說明載明:凱世通公司2015年10月銷售給葦圣公司、地風升公司瀝青,價稅3780萬元、3465萬元,與該業務相關的合同、發票、運費,由于財務人員休假,無法提供。

(3)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載明:2015年10月27日,凱世通公司給地風升公司開具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30份(稅號02978701-02978730),價稅合計3465萬元。

2015年10月27日,凱世通公司給葦圣公司開具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33份(稅號02978731-02978763),價稅合計3780萬元。

(4)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載明:2015年10月27、28日,地風升公司給中吉公司開具11000噸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298份,價稅合計3498萬元。

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載明:2015年10月27日、28日,葦圣公司給中吉公司開具12000噸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237份,價稅3816萬元。

(5)泰州市國稅局第一稅務分局認證結果通知書及認證結果清單載明:中吉公司取得的開票日期2015年10月27日、28日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均已認證抵扣。

4、2015年10月9日,天勤公司轉入地風升公司270萬元,地風升公司將該款扣除4.5萬元至浩貴雞的賬戶后,將余款265萬元轉給艾卡石化公司。地風升公司取得艾卡公司虛開的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3份,價稅合計258.92514萬元,其中稅額37.621601萬元。天勤公司取得地風升公司虛開的977.076噸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23份,價稅合計263.81052萬元,其中稅款38.331441萬元,存在變票情況。天勤公司取得的地風升公司開具的23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申報抵扣。經核算,上述變票行為致使消費稅偷逃119.0078568萬元,楊某某從中獲利5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實:

(1)產品購銷合同載明:供方地風升公司和需方天勤公司于2015年10月9日簽訂的瀝青買賣合同。艾卡公司和地風升公司簽訂的瀝青買賣合同。

(2)銀行交易單載明:2015年10月9日,上海天勤石化公司轉入地風升公司賬戶270萬元。

2015年10月9日,地風升公司賬戶轉入江蘇艾卡石化公司265萬元,轉入浩貴雞賬戶4.5萬元。

(3)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載明:2015年10月26日,地風升公司給天勤公司開具977.076噸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23份(稅號01429357-01429379),合計價稅263.81052萬元,合計稅款38.331441萬元。

(4)上海市浦東新區國稅局第十七稅務所抵扣證明載明:天勤公司于2015年10月接受地風升公司開具的23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263.81052萬元,其中稅款38.331441萬元,于2015年10月已向該局申報抵扣。

(5)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載明:2015年10月22日,艾卡公司給地風升公司開具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3份(稅號14021378-14021380),價稅合計258.92514萬元,稅額合計37.621601萬元。

(6)艾卡公司情況說明載明:2015年10月購進中海油氣公司瀝青9**.076噸,價稅合計254.03976萬元,發票稅號01460415。該筆貨物銷售給地風升公司,價稅合計258.92514萬元,發票號碼14021378-14021380。

(7)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載明:2015年10月19日,中海油氣公司給艾卡公司開具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1份(稅號01460415),價稅254.03976萬元,稅額36.91176萬元。

(8)證人羅某的證言及辨認筆錄:其是天勤石化公司的實際經營人,法人代表是其妻子吳翠麗,經營燃料油石油制品,該公司是貿易公司,無生產和倉儲。其通過張磊與地風升公司簽訂了燃料油購銷合同,但沒有實物交易。變票是上游公司想避開12%的消費稅。其辨認出其公司與地風升公司發生業務關系的中間介紹人張磊。

5、2015年10月16日、10月20日,凱世通公司分別轉入中吉公司賬戶850.179645萬元和559.01677萬元,該款同日被轉入葦圣公司賬戶,葦圣公司同日分別轉入大連海益公司(山東石化子公司)839.6836萬元和552.0165萬元,大連海益公司于10月20日和21日分別將800萬元和500萬元轉入山東石化公司。2015年10月16日、20日,葦圣公司取得大連海益公司虛開的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2份,價稅分別為839.6836萬元和552.01656萬元,葦圣公司2015年10月20日、23日開具給中吉公司4431.44噸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108份,價稅1409.2萬元,存在變票情況。中吉公司取得的開票日期為2015年10月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均已認證抵扣。經核算,上述變票行為致使消費稅偷逃539.749392萬元,楊某某從中獲利14.99685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實:

(1)產品銷售合同載明:賣方中海石油公司和大連海益公司于2015年9月28日簽訂的瀝青買賣合同。大連海益公司和葦圣公司于2015年9月29日簽訂的石油瀝青買賣合同。大連海益公司和東營全順公司于2015年9月29日簽訂的石油瀝青買賣合同。

(2)銀行交易憑證載明:2015年10月16日、10月20日,凱世通公司分別轉入中吉公司賬戶850.179645萬元和559.01677萬元。

2015年10月16日、10月20日,中吉公司分別轉入葦圣公司848.68021萬元和558.01674萬元。

2015年10月16日、10月20日,葦圣公司分別轉入大連海益公司839.6836萬元和552.0165萬元。

2015年10月20日和21日,大連海益公司分別轉入山東石化公司800萬元和500萬元。

(3)大連海益公司2015年12月14日情況說明:2015年10月共有兩筆瀝青業務:①銷售給葦圣公司2998.87噸,總金額839.6836萬元;②銷售給葦圣公司2000.06噸,總金額552.01656萬元。

(4)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載明:2015年10月16日,大連海益公司給葦圣開具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1份(稅號01091618),價稅839.6836萬元。2015年10月20日,大連海益公司給葦圣開具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1份(稅號01091620),價稅552.01656萬元。

(5)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載明:國稅局移交的葦圣公司2015年10月20日、23日開具給中吉公司的4431.44噸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108份。

(6)認證結果通知書載明:中吉公司2015年10月認證的748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均于當月申報抵扣。

6、佳璽公司于2015年10月22日轉入地風升公司資金585.822972萬元,地風升公司扣除9.8萬元轉入浩貴雞賬戶后,將其余575.912433萬元轉入申同石化公司。地風升公司取得申同公司虛開的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50份,價稅合計575.912433萬元。佳璽公司取得地風升公司虛開的2202.342噸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51份,價稅合計585.822972萬元,存在變票情況。上海佳璽石化公司取得的51份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均已網上認證。經核算,上述變票行為致使消費稅偷逃268.2452556萬元,楊某某從中獲利9.910539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實:

(1)情況說明、產品購銷合同載明:2015年10月9日,供方泰州申同公司和需方地風升簽訂瀝青買賣合同。申同公司于2015年10月14日給地風升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50份,價稅合計575.912433萬元。

(2)銀行交易單載明:2015年10月22日,佳璽公司轉入地風升公司資金585.822972萬元。2015年10月23日,地風升公司轉入浩貴雞賬戶9.8萬元。同日,地風升公司轉入申同石化公司575.912433萬元。

(3)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載明:2015年10月13、14日,申同公司給地風升公司開具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50份,合計價稅575.912433萬元。

(4)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載明:2015年10月16日,地風升公司給佳璽公司開具2202.342噸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51份(發票號01392398-01392448),合計價稅585.822972萬元。

(5)上海浦東新區國稅局稽查局增值稅專用發票認證查詢結果載明:佳璽公司取得的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51份(發票號01392398-01392448)均已網上認證。

(6)證人申某的證言:其是泰州申同公司專職會計,該公司法人代表和實際經營人是顧國金。

認定上述事實的綜合證據有:

1、現場勘查筆錄、現場圖及照片載明:地風升公司、葦圣公司的辦公場所位于亳州市譙城區及現場的基本情況。

2、亳州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支隊扣押清單、非稅收收入一般繳款書載明:偵查機關扣押楊某某隨身攜帶的現金5.225萬元、本子1份、銀行卡12張、中國石化加油卡1張、身份證3張、印章1個、三星S6手機1部、對賬簿1本、紙質材料若干和U盾2個。

3、營業執照載明葦圣公司和地風升公司的注冊信息情況。

4、葦圣公司對公賬戶明細載明:該公司對公賬戶資金流轉全部為涉案上下游公司,無其他資金流轉情況。

5、地風升公司對公賬戶銀行明細、浩貴雞銀行賬號轉款記錄載明:地風升公司對公賬戶資金流轉全部為涉案上下游公司及將錢款轉出至浩貴雞、朱華明賬戶。其中,地風升公司賬戶轉款至朱華明9月30日3筆共計15.4370萬元;10月9日至28日4次轉至浩貴雞賬戶共計17.5728萬元。

6、亳州市國家稅務局出具的關于地風升公司案件的調查報告及匯總載明:購進方面:2015年9-10月購進瀝青1.8235838萬噸,取得進項稅發票190份,金額為4733.80874萬元,進項稅804.747557萬元,取得交通運輸增值稅發票6份,金額為43.092488萬元,進項稅4.740173萬元;銷售方面:領用增值稅專用發票500份,9-10月銷售燃料油1.824118萬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482份,銷售金額4790.282067萬元,銷項稅814.348075萬元。11月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18份,銷售金額179.857386萬元,銷項稅30.575754萬元(11月未納稅申報);納稅方面:2015年9-10月正常納稅申報,繳納增值稅5.573329萬元,2015年11月未納稅申報。地風升公司從凱利達公司取得運輸增值稅專用發票4份,從好運公司取得運輸增值稅專用發票2份,通過協查和實際操控人筆錄,已證實為虛開。

7、亳州市國家稅務局出具的關于葦圣公司案件的調查報告及匯總載明:購進方面:2015年7-10月購進貨物2.457826萬噸,其中燃料油0.407933萬噸,瀝青2.049893萬噸,取得進項稅發票242份,金額6480.819056萬元,進項稅1101.739304萬元,取得交通運輸增值稅發票6份,金額44.817891萬元,進項稅4.929969萬元;銷售方面:領用增值稅專用發票675份。2015年7-10月銷售燃料油2.445249萬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664份(7月份購進的是燃料油,開具的120份發票也是燃料油),銷售金額6592.494619萬元,銷項稅1120.724278萬元。11月份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11份,銷售金額109.79834萬元,銷項稅18.665713萬元(11月未納稅申報)。納稅方面:2015年7-10月正常納稅申報,繳納增值稅4.860345萬元,2015年11月未納稅申報。葦圣公司從凱利達公司取得運輸增值稅專用發票1份,從康泰公司取得運輸增值稅專用發票2份,從好運公司取得運輸增值稅專用發票3份,通過協查和實際操控人筆錄,已證實虛開。

8、營業執照副本、全國法人信息系統查詢載明:山東龍勤化工、上海佳璽、泰州龍勤物流、泰州凱世通石化、泰州申同石化、淄博龍誠化工、上海天勤石化、泰州中吉商貿、泰州順天石化的注冊信息、經營范圍等基本信息。其中顧國金系泰州申同化工公司法人代表、陳艷陽系泰州中吉商貿公司法人代表;付士林系淄博龍誠的法人代表;秦舒系江蘇艾卡石化的法人代表;黃鑫冰系姜堰市凱世通石化的法人代表;羅翠麗系上海天勤石化的法人代表;王某系泰州龍勤物流的法人代表;任學斌系大連海益石化公司法人代表;齊某1系山東龍勤的法人代表;王桂英系上海佳璽的法人代表;黃純系泰州順天石化的法人代表;齊學成系淄博臨潤的法人代表。

9、常住人口登記表載明楊某某的身份及基本情況。

10、證人丁某的證言:2015年8月,其被聘入葦圣公司和地風升公司任會計,這兩家公司辦公地點、人員都一樣,實際就是同一個公司,葦圣公司注冊法人是嚴某、地風升公司注冊法人是劉園,實際經營人都是楊某某,其負責做公司賬目和網上申報稅單。在做購進賬目時楊某某把購進貨物的發票清單交給其,其整理好后做一個該月份總購進的賬單,楊某某再把銷售貨物合同交給其,其根據進出賬目算好當月需要交納稅款的額度,征得楊某某的同意后其去稅務局報稅。兩個公司購進的基本都是瀝青,銷售的都是燃料油,其沒有見到過兩個公司有購進和銷售貨物的情況。兩家公司共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1175份,金額大概1億多元,稅額約1000多萬元,其中有120份左右的進項和銷項發票都是燃料油。兩家公司從來沒有過提貨單和入庫憑證。凱利達公司、好運公司和康泰公司與葦圣公司、地風升公司之間的運輸合同都是虛假的。

11、證人嚴某的證言:2015年清明節,楊某某借其身份證開辦的葦圣公司,其還借給楊某某一張尾號為4477的農行卡。

12、被告人楊某某的供述:其是地風升公司和葦圣公司的實際經營人。其用嚴某的身份證注冊了葦圣公司,注冊資本2000萬元。因亳州稅務機關控制增值稅嚴格,其又用劉園的身份信息注冊了地風升公司,注冊資本1000萬元。兩個公司的會計都是丁某,辦稅人員是李運明,兩家公司均沒有實物交易。其公司讓康泰公司、好運公司、凱利達公司開具的1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都是虛假的。經營期間李純(凱運通公司業務員)和張磊(佳璽石化公司銷售人員)讓其公司為其他一些公司開指定的稅票,每一噸瀝青可以提成30至40元,其中張磊為其介紹開票的有龍勤化工公司、艾卡化工公司、泰州石油化工公司、龍勤物流公司、佳璽化工公司、天勤化工公司、龍城化工公司,每噸張磊提取5元回扣。李純為其介紹開票的有凱世通公司、中吉公司、大連海益石化公司、順天石化公司。李純把上述公司需要的發票信息給其,其按照信息開好票,再郵寄過去。下游公司匯款到其公司賬戶,其扣掉提成費后,將錢匯給上游公司賬戶。其和上、下游公司均沒有實物交易,通過變票收取提成,共得了62萬元左右的提成費。這些提成費被其轉入朱華明和浩貴雞的卡(卡均是其持有和使用)。其經營的兩家公司經營期間共取得七八百份左右的增值稅發票。期間,齊某1想從泰州龍勤物流公司購買一批燃料油,但龍勤物流公司只給開瀝青發票,齊某1讓其給變一下票,給其每噸提成40元,其和龍勤物流公司沒有任何真實貨物交易。葦圣公司、地風升公司從康泰公司、好運公司、凱利達公司取得的1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都是虛假開具的。按照真實買賣貨物流程,購進貨物肯定要有運輸發票,其這么做就是為了應付稅務檢查,增加一些進項稅,降低成本??堤┕臼瞧渥约郝撓档?,其用0.63萬元從康泰公司買了兩份金額15萬多元的貨物運輸發票用于抵扣葦圣公司的稅款,實際葦圣公司和康泰公司沒有真實的貨物運輸。

針對公訴機關的指控、楊某某的辯解理由及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結合本案的事實和證據,本院綜合評判如下:

1、關于本案是否有真實貨物交易的問題。

經查,證人丁某、齊某1、王某等人的證言能夠與被告人楊某某偵查階段的供述相互印證,證實葦圣公司、地風升公司和上下游公司之間均不存在任何真實貨物交易,在案亦無證據顯示本案的上下游公司之間直接進行了燃料油貨物交易。楊某某在沒有任何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通過虛構購銷合同,制造貨票合一的交易假象。其先是接受上游公司虛開的以瀝青為進項品名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同時在沒有實際加工生產的情況下,向下游公司虛開以燃料油為銷項品名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綜合全案證據足以證實,相關購銷合同均系楊某某為變票而虛構。雙方之間沒有任何簽訂合同、購銷油品的真實意思表示和實際行為,涉案大宗商品購銷合同和資金流轉并非是正常的市場交易行為,而是相關人員操縱的結果。相關購銷合同、增值稅發票、資金流水等并不能掩蓋楊某某公司與上下游公司無實際貨物交易的實質,故涉案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均是虛開的。對楊某某及其辯護人此節辯解理由和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2、關于楊某某為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定性問題。

經查,本案中,楊某某為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模式為:楊某某以其實際經營的葦圣公司和地風升公司與上、下游公司簽訂虛假的購銷合同,從上游公司取得虛假開具的瀝青增值稅專用發票,通過“變票”向下游公司虛假開具燃料油增值稅專用發票,楊某某從“變票”行為中收取“好處費”,下游公司實現從生產燃料油公司“轉變”為流通燃料油公司的目的,從而逃避繳納消費稅,經核算,上述“變票”行為致使消費稅偷逃4223.1248724萬元。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是我國稅制改革、實行增值稅專用發票抵扣稅款制度之后出現的新型經濟犯罪。與普通發票相比,增值稅專用發票不僅具有記載經營活動的功能,更具有憑票依法抵扣稅款的功能。刑法之所以將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行為規定為犯罪,即在于國家實行增值稅專用發票制度以后,一些不法分子利用增值稅專用發票能夠抵扣稅款的功能,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以套取國家稅款。該行為不僅擾亂了正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管理秩序,更造成國家稅款損失,具有極大的社會危害性。雖然刑法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采用的是簡單罪狀描述,但構成本罪要求行為人主觀上具有騙取國家稅款目的,更符合立法時立法者對本罪的認知,也更符合罪責刑相適應原則。

就本案而言,楊某某的“變票”行為有通過虛構交易環節,且在虛構的交易環節中虛假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并進行抵扣的行為。但楊某某通過“變票”向下游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并不是為了利用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抵扣功能從國家騙取稅款,而是為了幫助下游公司從生產燃料油公司“轉變”為流通燃料油公司,進而逃避繳納消費稅,即上述虛構交易環節、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變票”的行為,都是最終實現逃避繳納消費稅的手段。下游公司從楊某某公司取得的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抵扣,因其抵扣的稅款是其在上一交易環節所繳納的增值稅,因此在增值稅專用發票整個流轉線條上不存在增值稅被騙的結果,即國家稅款實質上沒有被騙取。因此,楊某某雖然實施了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但其主觀上不具有騙取國家稅款的目的,客觀上也沒有造成國家稅款被騙取,其行為不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對公訴機關指控楊某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不予支持。

楊某某主觀上是為了幫助下游公司逃避繳納消費稅,客觀上實施了虛構貨物交易、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變票”等欺騙手段,致使納消費稅偷逃4223.1248724萬元。因楊某某實際控制的葦圣公司和地風升公司均是“空殼”公司,不具有實際補繳偷逃稅款的能力。在案的亳州市國家稅務局調查報告證實地風升公司2015年9-10月正常納稅申報,繳納增值稅5.573329萬元,葦圣公司2015年7-10月正常納稅申報,繳納增值稅4.860345萬元,楊某某的行為致使消費稅偷逃達4223.1248724萬元,已遠超應納稅額百分之三十以上,其行為符合逃稅罪的構成要件,應以逃稅罪追究刑事責任。對楊某某關于其構成逃稅罪的辯解理由予以采納,對辯護人關于楊某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不構成犯罪的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3、關于楊某某安排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定性問題。

經查,楊某某安排凱利達公司、好運公司、康泰公司為其實際經營的地風升公司、葦圣公司虛開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12份,價稅合計97.58余萬元,稅額合計9.670142萬元。在案證據僅有楊某某本人供述將從康泰公司取得的兩份金額15萬多元的貨物運輸增值稅發票用于抵扣葦圣公司的稅款。經我院建議補充偵查,國家稅務總局安徽省稅務局出具一份貨物發票開具信息表,該信息表僅能證實葦圣公司、地風升從凱利達公司、好運公司、康泰公司取得的運輸發票均已認證,并不能證實楊某某利用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抵扣功能騙取了國家稅款,造成國家稅款損失?,F有證據不足以認定楊某某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對公訴機關該部分指控不予支持。

本院認為,被告人楊某某采取欺騙手段幫助他人逃避繳納消費稅,逃避繳納稅款數額巨大,其行為構成逃稅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不當,應予更正。本院重審期間,楊某某否認其在偵查機關供述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幫助他人逃避繳納稅款的主要犯罪事實,僅承認讓運輸公司為其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所作辯解與本院審理查明的事實不符,不應認定具有坦白情節,對楊某某辯護人此節辯護意見不予采納。鑒于從本案中獲取最大利益的是第三方,參與逃稅的還有其他責任人員,故對楊某某可從輕處罰。根據楊某某犯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和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案經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楊某某犯逃稅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刑期自2016年7月2日起至2022年7月1日止。罰金于判決生效次日起十日內繳納完畢。)

二、被告人楊某某所欠稅款由稅務部門依法追繳。

三、扣押在案的楊某某現金五萬二千二百五十元用于折抵其違法所得一百一十七萬六千二百八十四元九角九分,違法所得中的不足部分繼續追繳,并上繳國庫;扣押在案的其他物品由扣押機關依法處置。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審判長: 趙長坤

審判員: 張廣軍

審判員: 杜 奇

二〇二〇年九月二日

法官助理: 石矗

書記員: 武夢迪


搜索

江苏时时彩诈骗案 安徽11选5开奖公告 天津快乐十分网站 腾讯分分彩赚钱计划 宁夏11选5玩法介绍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结果查询 快乐赛车是属于彩票吗 广东快乐10分投注网 吉林11选5开奖号码表查询 燕赵排列五走势图 广西11选5预测 彩票 今天幸运农场走势图 澳洲三分彩人工计划 足彩进球彩开奖结果 足彩半全场技巧 澳洲幸运5玩法规则技巧 体育彩票11选5开奖zhibou